主页 > S艺生活 >「不愿拖累家人」学妹被酒驾撞瘫 >

「不愿拖累家人」学妹被酒驾撞瘫

2020-05-28

「不愿拖累家人」学妹被酒驾撞瘫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真实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现。

老玄虽然是道士,但很可惜,道士不是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。这一场酒驾车祸,是我自出师以来最沉重的遗憾。

2013年端午节前夕,老玄跟当时的女友外出,本来买东西买得好好的,却突然涌上一种非常、非常难过的感觉,无端的悲从中来。我皱起眉头,手中不停的算卦,却只能卜出一个剥卦,不宜远行,一个哪里都去不了的卦。可是,我等等就要回家啦,这种讨厌的感觉从哪来的?

顾不得女友异样的眼光,我回家之后立马打开电脑,跟父母和几位交好的朋友联繫。虽然确认他们都安好,异样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。而且,连好友喜德跟他女友也说,和我有同样的感觉。

到了晚上,喜德来了电话,那时的我心中像是响起警铃,浮起「来了」的念头。电话那头的喜德声音焦急又忧虑,我急忙问他发生什幺事了,他说,我们同社团的学妹,我们的小妹妹安安出了车祸,情况十分严重,现在人在加护病房。

▼示意图(图/视觉中国CFP)

「不愿拖累家人」学妹被酒驾撞瘫


★ 版权声明:图片为版权照片,由CFP视觉中国供《ETNEWS新闻云》专用,任何网站、报刊、电视台未经CFP许可,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,违者必究!

我一听,立马背上我的木刀就要出门。虽然不知道能做什幺,至少可以赶去医院。我永远记得那天,2013年酒驾新法正式上路前几个小时,她就这样被酒驾车撞了。

可爱又坚强的小学妹安安,是老玄的小粉丝,信奉基督教,却跟老玄学了手相这一科。平常人缘很好,眼睛总是瞇着,经常被我们说像古人,还被系上同学称之为大师。有次她受伤后缺乏运动,下盘越来越稳,又被我们亏说像妈妈。那个爱笑、爱生气的小学妹安安,怎幺忽然发生这幺严重的车祸!

我到医院的时候,校方跟安安的家人都还没到,我只好撒了个小谎,告诉院方我是校方代表,找到了加护病房。病房外,小学妹的灵魂(主魂)正在游蕩,我忍不住的安慰她:「没事的,妳很快会好起来,很快就会回来跟我们一起吃消夜。」

我看到了加护病房里的安安,就好样睡着了一样,昏迷指数只有三,脸上肿了一大块、浑身布满血迹,腰部以下好似被折坏的娃娃。更别说她的主魂正在我身边,身体里只有一道生魂跟两道魄,残破得几乎可以算是死了。

我当下一直祈求神明、又试着拜託认识的阴差鬼魂,但是没用,我真的很没用,如果我再强大一点,就能保护所有人了。

我偷偷将一小件随身物品留在了加护病房,一边哭一边离开。小安安还反过来安慰我,调侃着以后要我带消夜给她吃、不能再陪我们出门吃消夜等等。

我忍住喷涌的眼泪,走到逃生梯间,试图施法召集小安安的所有魂魄归位,可惜其余散失的魂魄并没有回来,只能帮她身体里的两魄归位,看来我还得去很多地方啊。离开前,安安还在安慰我,我只能说有我在当然没事,板着脸要求小安安的主魂到身体旁边待着。

接下来就是我的事了,谁让我叫她妹,我是他哥,还是个道士。这次,我久违的生气了。

我抱着满腔怒气冲出医院,机车发了疯似的狂飙,一路冲到车祸现场。还好是凌晨,路上压根没什幺车。凭我的经验和常识,现场必定有遗留的魂魄,如果魂魄能齐全,安安说不定还有救。

到达现场,木刀出鞘,我找到了车辆撞击所在、以及最后坠落的地点。一看,心中又凉了大半,滑行起码有10多公尺!撞击力道到底有多大!

生气归生气,我能做的,就是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把安安救回来。凌晨4、5点,我一个人在车祸现场念经、挥舞木剑,时间紧迫,也顾不得会不会吓到人。招魂结束,只招到两道魄,而且都差点被撞没了,幸好老玄还不算太差,接回来了。我将这两道魄送往医院,我放在安安床下的剑穗旁。

两魂四魄,距离三魂七魄还差得远了。接下来该去哪?对了,事故车辆上也有可能卡着部份魂魄。不过在那之前,我还得去个地方。

早上7点多,我骑着黑色机车,气沖沖地冲进警察局。当时我身着全黑衬衫、黑西装裤、黑鞋、戴着黑手套、身背黑色剑套,头上是黑色安全帽,加上狰狞的表情,3、4个值班警察立刻站起来,问我有什幺事。

我已经累到不想多废话,单刀直入的问:「肇事者在哪?」

「你你想干嘛?」警察表情很紧张,大概是我这身打扮还有表情,让他们误会我是来打人的。我也懒得解释,因为我已经看到肇事司机,被铐在一旁坐位上睡着了。

我立刻在警察反应过来前走了过去。说真的,当时我真想一拳乎下去,但安安的事重要一万倍。我口中念念有词、将肇事者翻了一下。糟了,没有残魂。

此时,警察上前包围我,警告我说这里是警局,要我别乱来。妈蛋,既然这里没有,我还得去其他地方找,才没时间乱来。刚出警局门口,喜德立刻打来,说安安的昏迷指数上升了。呵呵,魂魄归位情况当然会比较稳定。

回到家,我稍微休息后上网查到了附近的废车场,又询问了肇事车辆扣押在哪,结果还没来得及出门,我成功的晕倒了。

真丢脸,居然因为连续招魂、传魂还有奉请神令召阴差、召游魂,把自己弄到晕倒。等我再次醒来,已经是晚上时间了,而扣押场晚上不对外开放,我只好继续等待。

隔天早上,我到扣押场找遍了肇事车辆,也找了安安当天骑的机车,最后却只寻到两魄。扣除身体里的生魂、医院里的主魂,应该还有一个觉魂和一道魄,我却怎幺也找不着。少一魄就罢了,顶多失忆或者身体虚弱,但少掉那道魂,人救回来也没用。

下午,喜德跑来找我,说安安的状况很稳定,昏迷指数也不断上升。我却摇摇头,说还有一魂一魄找不到,那道魄姑且不算,觉魂再找不回来,最好的结果就是变成植物人。

喜德说什幺也不信。当然,如果出现奇蹟,安安的觉魂自己回来了,自然是皆大欢喜。但我知道,奇蹟之所以是奇蹟,就是因为机率小到几乎不存在

当晚我们又去见了安安一次。我告诉守在安安身边的主魂,跟她说我的无能,无法替她找回最后一道觉魂,要她加油,一定可以自己将觉魂召回来的。

就在车祸后第四天晚上,安安的主魂问我,如果找不回觉魂,是不是就只能当植物人了妈蛋,是哪个多嘴的跟她说了?是医院里哪个不想投胎的王八蛋吗?

望着安安清澈又瞇瞇的眼睛,我艰难的点头。她开始哭泣,说自己其实很想活下去,可是植物人只会拖累所有人。她害怕死亡、害怕跟亲人朋友分离,还有好多好多的梦想,她一点都不想死。可是要一辈子躺在那,让父母为她流泪、为她付出他们仅有的后半生,她更不愿意。

「不愿拖累家人」学妹被酒驾撞瘫

在託我传达完要说的话后,安安选择离世了,因为她不想拖累其他人,不管我怎幺劝都没用。而我,也在告别式前一天,请喜德将安安的遗言传达给她的家人。

我是命玄,能人所不能、却非无所不能的道士。行走两界,却必须亲手送亲友最后一程;代天巡狩,却无法挽回既定的命运生死,一个可悲的阴阳道师──命玄。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有奖徵文中!欢迎自由加入投稿,最高可获得奖金5000元,还有机会成为签约作家喔!

投稿办法 

可直接在社团PO文,或利用匿名投稿系统

键盘小柠檬官方噗浪来啰!

Plurk.com 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