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D与生活 >2迟钝孙无人顾‧老病祖父母求助‧谁来收容他们? >

2迟钝孙无人顾‧老病祖父母求助‧谁来收容他们?

2020-06-05

2迟钝孙无人顾‧老病祖父母求助‧谁来收容他们?(槟城27日讯)妻子12年前弃儿离家,52岁散工因必须工作养家,唯有把照顾两名迟钝儿的责任交给80高龄的父母。两老照顾孙子十多年,任劳任怨却毫无怨言,无奈如今年事已高,加上母亲早前曾因糖尿病及高血压病情恶化而昏迷不醒数小时,使得两老迫切想为两名孙子寻找合适的收容所,以免他们两老百年后,两名孙子的生活起居无人照料。虽然他们曾央求多家慈善机构收容或代为照顾两名孩子,但至今没有一家慈善机构愿意接手全天候照顾他们的工作,令他们非常焦虑。这位上有年迈父母,下有两名迟钝儿需抚养的散工郑宝明说,他目前只求有慈善机构愿意收容他的两名孩子,以了了两老的心愿。说起年迈父母对孙子的付出时,郑宝明一脸愧疚。“我对父母感到非常愧疚,他们已经替我照顾孩子十多年了,如今他们太老了,我必须儘快解决孩子的事情。"郑宝明和妻子的两名孩子都是迟钝儿,因脑力发展迟钝,日常生活无法自理,从刷牙、排泄、梳洗穿衣到吃饭,都需要有人从旁协助,否则根本无法独自完成。心痛媳妇没回家见儿长子Leslie已经20岁,次子Winson也18岁了,可是,他们两人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天真无邪,行为智商也像个孩童般,无法清楚表达内心的感受。郑宝明的80岁母亲张亚和接受《》访问时说:“我的两个孙子命苦,他们的母亲早在12年前就抛下他们离家出走,把养育孩子的天职丢给我们两老。"更令两老痛心的是,他们的母亲自离家后,便没有再回家见孩子一面,至今音讯全无,彷彿不曾生过这两个孩子一样。“媳妇早已嫌弃两名迟钝儿,有一次,她跟丈夫发生争执后,就一声不响的离家出走。"她披露,她和丈夫不是不愿再照顾孙子,只是夫妻两人年事已高,她又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压,根本没有能力再照顾孙子。“我已经老了,两个孙子都是我的心肝宝贝。只要一想到日后没有人照顾他们,我的心就会痛。"她说,现在她已别无所求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名孙子。每当夜深人静,只要一想到孙子日后无人照顾,她便老泪纵横。巴剎相遇媳妇装不认识提起孙子就禁不住一脸辛酸的81岁阿公郑合成说,他数年前带小孙子Winson到日落洞巴剎购物时,曾巧遇久违的媳妇,不料,媳妇竟佯装不认识他们,冷漠地与亲生儿子擦身而过。“我当时以为媳妇没有看到我们,还特意拉着Winson轻轻触碰他生母一下,没想到媳妇很绝情,竟然假装没看到我们。"“即使孩子长大了,她认不出,但是,难道她连我的样子都忘记了吗?这件事情,让我难过了好一段日子。"他说,他和妻子已经打消让媳妇认回孙子的念头,目前只想好好与孙子生活在一起,一心一意照顾两名可怜的孙子。“孙子虽是迟钝儿,但他们都知道我们是爷爷和奶奶,平日都很爱黏我们,也很乖巧懂事。Leslie每次看到我坐着休息时,都会自动拿鞋给我穿,他们很乖,也很懂事。"收容所拒24小时照顾“数月前,我的母亲一度因为糖尿病及高血压病发而昏迷不醒数小时。当时,我就告诉自己,为孩子找庇护所已是刻不容缓之事。"郑宝明指出,他曾央求多间慈善机构收容两名孩子,但多数慈善机构或收容中心都不愿提供24小时照顾他们的服务。“一些收容中心只愿意为外州人提供收容24小时的服务,至于本地人提出的申请,他们通常都会拒绝。"“儿子目前就读的特殊学校也曾提供不少资料给我,但是没有一家收容中心愿意全天候照顾他们。我工作的性质和时间不定,只要接获电话通知,我就必须出外工作,所以,我必须为孩子找一家全日託顾的中心。"由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中心,加上父母年事已高,无法再照顾两个孩子,郑宝明唯有硬着头皮通过媒体对外求助,希望通过大众的力量,为孩子找到合适的收容中心。儿当散工常离家郑合成说,儿子郑宝明虽与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,但是为了养活一家五口,几乎没有时间留在家中,所以,照顾孙子的重担就落在他与妻子的身上。“儿子只是散工,每个月的薪水都不超过1000令吉,所幸我们的其余7个孩子每月都会资助我们一点,生活才勉强过得下去。"他披露,照顾迟钝儿非常耗力费神,少一点精神和爱心都不行,更何况家里有两个迟钝儿,令他和老伴都心力交瘁。妻子张亚和说,为了减轻彼此的负担,两老分工合作,孙子在家的照料工作由她负责,出外则由老伴负责。“比如小孙子去日落洞区的特殊学校上课,老伴就会骑脚车送他去;傍晚孙子要散步,也是老伴陪伴。"她说,儘管两名孙子都有到特殊学校上学,但是生活依然无法自立。议员助找永久庇护所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郭庭源说,他将竭尽所能为郑家两名迟钝儿找到永久的庇护所,包括通过福利部管道,或是把触角延伸到外州的慈善机构。他也是槟州爱心福利委员会委员。他将通过州福利局了解情况,若州内有合适的中心收留两兄弟,这将是最好的安排。“在这之前,我也问了数间慈善机构,碍于没有留宿服务,加上专家建议迟钝儿最好与家人共住的原因,目前仍无进展。"他促请公众若有任何建议,可以联络他,电话是016-4333038。/报导:李伟华‧摄影:陈俊理‧2013.01.27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