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D与生活 >【经济学人料理】中国经济荣景的弔诡 >

【经济学人料理】中国经济荣景的弔诡

2020-06-13

 

【经济学人料理】中国经济荣景的弔诡

《一分钟译者摘要》

 

中国这20年来的繁荣兴盛,让全世界知道「沉睡的狮子」已然觉醒,将向世人展现它的雄姿英发。过去共产党掌控市场的运作,确实让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、一日千里。但是,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转型,过去在北京所引领的「政府投资」与全力支持的「出口贸易」都面临到挑战。

 

在经济起步的阶段、或是萧条的时刻,政府投资确实能够达到拉抬经济的功效。但是,过度的政府投资将会造成无效率的浪费,最明显的例子是日本政府自「失落的十年」以来,为了拉抬经济成长,政府长期过度的投资,最后的结果也不尽理想。美国与欧盟的萧条,更是打击中国的出口贸易。为了中国的发展,必须要拉抬「民间消费」。毫无疑问地,越自由的环境,肯定能给中国更有效率的市场。

 

因此,中国共产党面临一个看似矛盾,却又有其道理的论证:中国的经济因为国家良好的控制而成功,但若要取得更甜美的果实,就必须要「放下」长久以来对市场的干预。

 

在丰厚的经济发展下,中国内部也不完全天下太平。因为中国的人口太多,平均每年10%的经济成长,是不够分配给广大的十几亿人口。因此,共产党面临很大的压力,只要经济成长一趋缓,人民的不满与抗议活动就会随之而来。

 

简单来说,目前中国的问题至少有下列6项:

(1) 人口过多

(2) 物价、房价飙涨

(3) 银行优先放贷给国营企业,造成私人企业筹措资金来源受到排挤

(4) 政府干预过多,必须学会放手

(5) 农民工的待遇极差,成为社会不安定因子

(6) 贪腐的情况严重

 

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强权之一,在未来的几年,整个亚洲的繁荣与萧条都维繫在中国这条巨龙身上。译者衷心地希望中国能够慢慢地解决其内部的问题,成为一个更自由平等的社会,引领亚洲成为世界经济的中心。

 

 

若想让中国的经济持续发展,反而必须要放弃目前这套运作良好的机制

 

从本期开始,我们特别为〈中国〉开闢了新的周专栏。这是《经济学人》自1942年把〈美国〉独自列为周专栏名称、并详加的报导以来,第一次为一个国家开闢新的周专栏 [注1]。主要的理由是,中国目前是世界的经济强权,而且很快地将变成一个足以撼动美国的军事力量。但是,我们同时也对中国的政治感到兴趣:掌控它的是一个与全世界政治体制相左的系统。中国走的绝不是战后日本的模式,也不会是印度模式。在长久的未来,中国模式将会「吸引」世界的其他国家,并同时造成他们的「不安」。

 

[注1] 读者读到这里,一定会觉得奇怪,到底什幺是把〈中国〉列为周专栏的名称?其实《经济学人》每一期的文章都有分类(分专栏),在本期之前,《经济学人》总共有17个不同的专栏名称。其中有〈世界头条〉、〈世界领袖〉、〈美洲〉、〈美国〉、〈亚洲〉、〈欧洲〉、〈英国〉、〈财金〉…等不同的专栏名称。随着中国的国力越来越强大,《经济学人》认为有必要将中国的议题从〈亚洲〉专栏独立出来,另闢名为〈中国〉的新专栏,就像1942年将〈美国〉专栏自〈美洲〉独立出来一样。

 

20年前的中国,是个距离世界强权遥远的国家。经过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的屠杀 [注2]之后,中国的经济改革步伐受到保守阵营的威胁,同时也面临国际上的孤立。然后,在1992年初,就像一个大帝国历经一场大跃进,邓小平晚期「南巡 [注3]」各个致力于经济改革的沿海省份。令人惊艳的繁荣为改革政策作了最有力的背书,邓小平的杰作促成了现代中国的面貌。现在的经济好到没人知道过去是什幺样子了。

 

[注2] 原文用的单字是“massacre”,字面上的意思是「屠杀」的意思。无论任何人,用武力直接对手无寸铁的学生攻击,都是一种难以被容忍的罪过。

 

[注3]1992年春,已辞去所有正式职务的邓小平考察了武昌、广州、深圳、珠海与上海。依靠昔日的威望,邓小平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在考察途中发表了一系列的讲话,他强调了经济建设的重要性,批评那些怀疑改革开放的人,明确表示「左」的东西对中国而言比「右」更可怕。「南巡」期间,邓小平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问题,他说:「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,社会主义也有市场」,「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,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」。他的南巡与讲话使得中国重新步入改革开放的轨道。

 

与富裕国家最近的窘境相比,中国经济一枝独秀。先别提太深层的问题,谈谈表像吧!中国社会正剧烈动荡。最近在广东乌坎村发生的农民暴动,这还是邓小平过去曾经南巡的地方;这礼拜在四川的藏族区所发生种族冲突;对房价崩盘的极度恐惧:这些都是削弱中南海力量的现象,使得共产党的任务非常艰难。

 

共产党的本能源自建党多年以来的成功经验:就是紧紧地抓住它的权柄。所以有些异议人士,例如余杰 [注4],他声称曾经被国安人员骚扰,目前已经离开中国到了美国。然而在这件事情上的反作用力,将使得共产党更难做事。共产党现在必须要做的,反而是学会「放手」的艺术。

 

[注4] 余杰,过去因为帮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,而受到中国政府的「关切」。以于今年1月份抵达美国,并申请政治庇护。

 

 

中国的第三次革命

 

这个论证就要回归到老邓的洞见:如果不把经济搞起来,结局将如同过去的苏联和东欧同志们一样,中国共产党就会走入历史。邓小平的改革,用新的经济合法性,取代了濒临失败的政治意识形态。共产党的核心干部以「冲劲」和「全心全意的态度」,着手改造中国,这帮助了西方人可以接触到共产党的权力核心。中国政府不只改革了恶名远播、效率低下的国营企业,也引进了一些任人唯才的制度。

 

中国这种「政治控制」与「市场改革」的混合体,已经为它带来巨大的利益。中国在过去20年来的崛起,表现得比任何快速成长的经济体更加地亮眼。每一年的平均经济成长是10%,而且有4.4亿的中国人民已经脱离了贫穷 ─ 这个脱贫数量是史无前例的。

 

然而,若要让中国经济持续成长,目前惯用的制度是行不通的。这是因为:中国与全世界都正在改变。

 

中国目前正摆脱全球的金融危机。但若要维持高度的成长,整个经济发展的重心,应该从目前过度依赖的「政府投资」与「出口贸易」,转移到「国内消费」这个区块。这样的转换,必须依靠更加公平的利益分配制度。就目前而言,中国的银行将工人们存款大把大把地借给国营企业,这不仅降低了工人们的购买力,也剥夺了私有企业的资金来源 [注5]。中国政府的大量投资,形成了一种浪费,特别是当支撑中国经济荣景的部分要素(例如便宜的土地与劳工)越来越稀少的时候。开放金融市场自由化,可以给予消费者更多的购买力,并让私有资金的配置更有效率。

 

[注5] 这段话的意思是:中国的国有银行「过度地」将一般存户的钱借贷给国银企业,造成市面上的热钱过多。这些热钱被拿来「炒楼」和「炒股票」,导致物价高涨。举例,对辛苦存钱的小张来说,好不容易存了100块在银行,原本在一个月前一颗鸡蛋只要1块钱(可以买100颗),可是现在涨价变成5块钱(只能买20颗蛋),小张的购买力就因为银行的过度放贷而大幅下降。另一方面,一些私人企业如果想要扩大事业规模、想跟银行借钱,最后发现行不通,因为银行的钱都给国银企业借光了!私有企业筹措资金的来源,因而受到了国银企业的严重排挤。

 

即使今日中国经济成长只下滑一点,也足以造成社会的动荡不安。因为有很多人认为,国家如此富强的经济奶水,涓涓细流到底部时,每个小老百姓分得的太少了。所有到城市找工作的农民工(Migrant workers [注6]),皆会被当作是二等公民,医疗和教育资源的取得非常困难。地方官员强行徵地也是造成人民无比愤怒的来源之一。没有节制地进行工业化,正汙染中国的农作物与人民。贪腐日益扩大,搞的百姓怨声载道。愤怒的人民可以透过网路互通声息、彼此交流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

[注6] 中国的农民工指的是,趁着田里的工作比较空闲的时候,跑到都市打零工的人。在中国的户籍管制很严格,一个从乡下来的农夫(或是从其他省分来的高知识份子)即使在上海有工作,也不容易取得上海的户籍。父母在上海没有户籍,生下来的小朋友也没有户籍,就享受不到上海政府对小朋友的福利与照顾。

 

共产党官员声称,社会动荡的加剧,证明了自由化是危险的。劳动力移动,对官员来说,可能是帮助经济成长的因素之一,但也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一个因素。工人的示威抗议,不仅打乱了生产步调,同时也威胁到经济繁荣。民间的骚动,蕴藏了社会混乱的种子。官员们特别注意这些潜在的危险,因为今年是新一代领导人上台的敏感时刻。

 

中国政府在权衡利益下,选择使用「管制的手段」是可以理解的,这不只是单纯地追求共产党自身的利益而已。爱国主义者可能会煞有其事地争辩说,许多人的个人生活压力没有想像中的大,还有很大的空间。而且对他们来说,「稳定」是远比权利和自由来得更重要:毕竟,阿拉伯之春在中国只能挑起小小的迴响。

 

然而,有一些权利是中国老百姓真的需要的。对于随着工作在国内四处迁徙的农民工,政府至少要提供最基本的教育和健康资源,以及退休补助。人民若有结社的自由,将会帮助国家经济的成长,绝不是阻碍。工会透过劝阻「未经工会同意的罢工活动(wildcat strike)」,来维持工厂的平静。「压力团体(pressure groups [注7])」可以监督贪腐的情形。道观、寺庙、教堂与清真寺,可以提供繁荣的中国社会一个管道,去施予恩会给需要的人。宗教和文化团体能够教导人们:生命的意义不仅仅是追求贪得无厌的经济成长而已。

 

[注7] 压力团体(pressure groups),这个词来自于英国。简单来说,指的是为了维护「特定族群」的权利,而向政府施压的团体。英国就有所为的「压力团体名单」,这里就提出几个有趣的供大家参考:动物解放阵线(Animal Liberation Front, ALF)、英国工业联盟(Consi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)、乡村连线(Countryside Alliance)、小心浪费(Waste Watch),以及特别为父亲的权利发声的「为爸爸发声(Father 4 Justice)」。被维护的族群并不侷限在人身上,还包含了动物和环境。译者看到这些有趣的名字,也忍不注「扑吃」地笑了出来,真是创意无限。

 

 

我们现在该做些什幺

 

 

中国过去的流血事件,让共产党理解到自己最害怕的是社会的混乱失序。但历史也告诉我们另一个教训:无论是谁,只要紧抓着权柄不放,最后的下场都是一场空。这弔诡的道理告诉我们:即使过去政府控制市场的手段让经济蒸蒸日上,但中国若要在未来持续的富强,就必须要学会「放手」, 减少政府的扦制。部分的共产党官员们正意识到这句话的道理。

 

对于非中国人来说,这件事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学术研究的範畴。无论这个国家未来是否持续一个巨大的集权政体、或停滞、或解体,抑或按照我们的希望变成一个更自由更繁荣的国家。这件事不仅决定了中国的未来,也形塑了全世界的未来。

 

 

关于中国、经济与社会

〉〉中国的经济到底强韧到什幺地步?

〉〉中国的银行呆帐

〉〉中国:性、监控、与「人民色情」(People’s Porn)的崛起

更详细的图文内容〉〉币图誌

 

 

 

原文来源:来源

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〉〉经济学人 in womany.net

 

 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